网站首页 | 法师简介 | 弘法参访 | 佛法开示 | 诗文选集 | 墨影禅心 | 法缘道谊 | 网上问答 | 法语分享 | 今日偈语 | 如是音频 | 经典介绍 | 法门修证

TOP

试论禅宗修辞的非逻辑性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9-06-20 14:44:00 | 来源:正如法师网 | 浏览:15957次 ]

 

试论禅宗修辞的非逻辑性

                                                                                      疏志强

摘 要:描写和分析禅宗修辞非逻辑性的几种主要表现形式,并从佛教思维与世俗逻辑思维相结合的角度阐释其修辞作用的机制。禅宗修辞是一种特殊的积极修辞,它在突破逻辑、违反逻辑———即非逻辑性方面比所有世俗语境中的修辞都更加突出、更加普遍,这是因为非逻辑性思维是禅者获得开悟的基本理路,其作用远远超过逻辑思维。

关键词:禅宗;修辞;非逻辑性;逻辑;悟性思维

逻辑是人类思维规律的体现,也可以说是一切事物的内在的必然联系的本质规定性。从发生学角度来说,它是人类自产生意识以来对自然、社会、人生、生命现象以及思维本身的观察和认识而形成的内在规律的成果体现。人作为生命个体和社会群体的成员的结合主体,其行为、思想和语言必然要受到这种逻辑规律的制约。尤其是人一旦踏入社会的交际领域,离开逻辑定会寸步难行。这种逻辑的制约性在语言交流过程中尤为突出。事实上,人类的语言本身就是逻辑的产物和载体。语言和逻辑是密不可分的--这已经是无可疑议的定论。可是,在特定场合、为了特定的交际目的以及为了达到特定的修辞效果,人们仍然会不顾逻辑的规定,说出种种不合乎逻辑的话语,比方各种矛盾的说法,比方各种荒谬不经的说法,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修辞的非逻辑性。但是,修辞的非逻辑性也并非坏事,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诗文语句非同逻辑命题,无所谓真伪”;金岳霖明确指出,某些反逻辑的语言现象,“在普通谈话中时常发生,在逻辑上虽说不过去,在日常生活中,谈话有时因这种错误而发生兴趣”,这正是“文学一部分的兴趣所在”。[1]宗廷虎在《修辞新论》的“总论”中更明确地指出修辞与逻辑的关系,他认为:“形式逻辑在一定程度上是修辞运用的基础,消极修辞要做到明白通顺,必须遵守形式逻辑的多种规律;而积极修辞为了达到生动形象的目的,又常常要故意违反形式逻辑的某些规律……”[2]这些讲的都是世俗语境中的修辞现象。而我们在考察我国古代大量禅宗语录、灯录时,发现禅宗语言中的非逻辑修辞现象尤其突出。

禅宗语言向以机锋转语、棒喝截流、呵祖骂佛而著称,它的目的只在于开启禅宗学人的悟性,从而获得菩提心智,最终了生脱死,臻于真如涅槃境界。因此,禅宗修辞不是无意于追求文句上“明白通顺”的消极修辞,而是为了达到某种特殊目的和特殊效果的积极修辞--而且这种积极修辞不同于一般世俗语境中的积极修辞,禅宗修辞是一种特殊的积极修辞,它在突破逻辑、违反逻辑--即非逻辑性方面比所有世俗语境中的修辞都更加突出、更加明显、更加普遍,这是因为禅宗修辞反映的常常是一种非理性的禅体验思维状态,这种状态处于潜意识或无意识的思维活动中。“在这种潜意识的活动中,由于外界事物干扰的排除,理性逻辑思维的中止、深层意识尤其阈外储存的印象的活跃,所以产生的联想是自由起伏、飘忽不定、无边无涯的,虽然它的转换、递进往往缺乏逻辑层次,也缺乏必要的中介,但是,平时以一般按部就班的程式推导不了的,在这里会得到豁然贯通,以一般逻辑联想不到的,在这里可以发生联想。”[3]就是说禅体验信息不是逻辑推导的结果,而是习禅者内心(即本具佛性的“自性”)体悟的结果,是悟性思维的产物,而悟性思维是超越普通逻辑的。可见,非逻辑性思维是禅宗获得开悟的基本理路,其作用远远超过逻辑思维。禅宗修辞作为禅宗思维的一种反映也就必然带上非逻辑性的色彩。

日本著名禅学大师铃木大拙以其自身修行证悟体验,令人信服地指出:“禅与逻辑是不同的两回事。当我们不加以禅与逻辑的区分,而是寻求禅在逻辑上所给予的前后一致的和理智上所给予清清楚楚的解释时,就彻底地误解了禅的意义。”[4](P25)当他谈到禅宗语言的“不合理性”时,指出:“所谓不合理性是指悟并非是推理作用的结果。悟不受一切理智作用的决定。对悟有体验的人,往往没有办法用逻辑的方法对它进行解释。如果用文字或姿态对它进行解释,会损害它的内容。”[4](P119)可见,从某种意义上讲,禅体验信息跟逻辑推理是格格不入的,两者是相互离弃的,后者只能破坏前者的完整性。因而作为试图传达禅体验信息的禅宗修辞也必然被打上非逻辑的印记。英国宗教哲学家麦奎利在谈到宗教语言的非逻辑性修辞现象时说到:“这些说法包含着一些强烈的对比,以致根据严格的逻辑分析,它们将被贴上自相矛盾和无意义的标签。然而仍有许多人相信,这些说法表达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它们传播着某些可以理解的信息,不完全是表达某种主观的、情绪的、态度上的状态的复杂方法。而且完全可以断言,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完全表达这些悖论所谈论的内容。”[5]禅宗比人类所有的宗教都更加张扬个体的独立性,从而也就更加反对人类的共同的理性和逻辑成分,因为后者必然对前者构成极大的破坏和妨碍。在禅宗修辞活动中,那种所谓的“自相矛盾和无意义的标签”比起在其它宗教语言里也就更加普遍而典型,这是因为禅宗的归趣在于禅体验和开悟状态,而禅体验的境界是一种“不涉理路,不落言诠”的精神状态,即它是超越理性思维和逻辑框架的产物。禅宗修辞的非逻辑性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况:

  一、突破二元对立的逻辑思维

铃木大拙对禅的非逻辑性有很多精辟的论述,在他看来:“其实,禅的方法之所以隐晦或不可思议是因为人类的语言无法充分地表达禅的深邃的真理。禅拒绝逻辑的解释,只是体会人的内心深处的经验。”[6](P6-7)“禅不是建筑在逻辑分析基础上的哲学。禅恰恰与所有的具有‘二元’形式的逻辑的东西完全相反。”[6](P11)可以说,铃氏抓住了禅作为一种特殊的精神现象,之所以反对逻辑的本质原因。既然禅(包括禅体验、禅理念等)本身拒绝逻辑的分析和解释,那么必然意味着用以反映禅的语言也拒绝逻辑,亦即被打上“非逻辑性”的烙印。在禅宗修辞的非逻辑性上,表现得比较突出的当数对矛盾律的违反和超越。例如:

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赵州禅师)曰:“无。”曰:“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甚么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在。”[7](P204)

如果我们对禅宗思想一无所知的话,一定看不出这段话违反了逻辑。但事实上它违反了形式逻辑规律。因为大乘佛教认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狗子”是众生之一,按照逻辑三段论来推理出的结论应该是:狗子也有佛性,现在有人问“狗子有没有佛性”,而禅师却回答“无”,这不是违背了“矛盾律”吗?因为“在传统逻辑里,矛盾律首先是作为事物规律提出来的,意为任一事物不能同时既具有某属性又不具有某属性。”也就是说,一方面按照佛教原理来说赵州禅师应该承认“狗子有佛性”,但他现在回答别人提问时又说“狗子没有佛性”,造成对同一事物既肯定又否定的逻辑错误。他后面的解释也是不符合逻辑的,因为他说“因为它(狗子)有业识在(所以它‘无’佛性)”,但是所有众生不都有“业识”吗?按照这样的逻辑反推理,则会得出“其他所有众生都没有佛性”的结论,而这又与佛教“众生皆有佛性”的观点相矛盾。因而可以说赵州的话语是违反逻辑的。但是,我们还应该明白,赵州这里的“无”其实并非是“没有”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作逻辑上的“否定”判断,受话人不应该从字面上把它当成逻辑上的“否定”判断,因为“禅的否定不是逻辑意义的否定,禅的肯定也不是逻辑意义的肯定,因为‘本体’不能被人为的思维规则、‘是’与‘否’的判断形式以及所谓认识论的诸般公式所束缚。但是

142
<< < 1 2 3 > >> 1/3
】 【打印】 【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现代科学与佛法遥相接轨的趋势 [下一篇]精神的东方与无韵的西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