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法师简介 | 弘法参访 | 佛法开示 | 诗文选集 | 墨影禅心 | 法缘道谊 | 网上问答 | 法语分享 | 今日偈语 | 如是音频 | 经典介绍 | 法门修证

TOP

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9-06-25 14:39:59 | 来源:正如法师网 | 浏览:38007次 ]

 

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

                                                                                                尤智表

         序
   一、研究佛经的目的
   二、研究的经典
   三、研究佛经前的印象
   四、佛经的文字和外表
   五、佛经的理论和内容
   六、佛教的实验方法
   七、佛教的实验效果


   序
   一九四六年七月,汉口正信月刊发表了尤智表居士所着的「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一文,我读了之后,不胜欢喜赞叹。尤居士以一个科学工作者的身份,怀着求知和好奇的心愿,以科学方法研究佛经。他的态度是公正的、虚心的,因此他所作成的研究结果的报告,有一字不根据事实真理,没有一句不符合科学原则。真是字字珠玉,语语金石。
  以科学理论为方便,向广大的知识份子弘扬佛法,是我数年来的夙愿,现在尤居士却圆满和实践了我这个愿望,怎不使我欢欣鼓舞呢?我正要设法与他通讯建立友谊,不想尤居士却先我着鞭,已来信商讨有关佛法与科学的问题。从信中我知道他毕业于交通大学电机系,曾任商务印书馆编辑,后来又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无线电工程,回国后历任浙江大学教授等职务。
  智表居士的信奉佛法,得力于他的叔父尤景溪居士的培育。尤老居士是前清秀才,对佛学造诣很深,特别精通楞严、天台、及贤首的教旨。他对智表居士耐心地进行了佛法的启发教育,终于使智表居士的善根成熟,进一步更能现身说法,向爱好科学的人们报告他研究佛经的心得和经验。我想智表居士对佛法看法的转变经过,是值得引起一般被所知障蒙蔽,对佛法不肯虚心研学的人们的警策。
  「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现在要出版单行本了。这本书之受读者的欢迎和拥护是不难想像的。智表居士的努力和发心,确如金刚经所说:「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故得如是无量福德。」为了随喜智表居士的难得行愿,我想在这里叙述一下发起因缘。希望得阅本书的读者们都能信奉佛法,力行佛道!
  量讯月刊编者按:王季同居士字小徐,苏州人,前清时留学英国、研究电工,并在德国西门子电机厂实习,曾发明转动式变压器。回国后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着有电网路计算法(是用英文写的),在电工上有很大的价值。他对佛学研究的功夫正和他的电学一样精湛,着有「佛法省要」和「佛法与科学的比较研究」等书。一九四八年在苏州逝世。这篇序文是编者根据原序节录的。               --王季同
   一、研究佛经的目的
   甲、为了要明了佛经的理论是不是健全,是不是和现代的科学冲突。
   乙、为了要明了佛教的修行方法,是不是合乎现代的生活。
   丙、为了要明了佛教对于人生有什么价值,有什么利益。
   二、研究的经典
   楞严经、心经、金刚经、法华经、中论、百法明门论、因明入正理论、成唯识论。
   三、研究佛经前的印象
  在我们受过科学教育的人,对于世间一切事物的看法,多少要和文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宗教家等的态度不同,那不同之点是在:甲、不以感情用事,乙、纯从客观,丙、重分析,有条理,丁、重实验。因为要具备以上的几种特点,所以对于缺乏这些精神的学问,总有不屑一读不值研究的偏见。不要说对于专重信仰的宗教毫无信仰,就是对于哲学,也很少兴趣。因为自然科学对于任何问题的解答都有确切的答案,凡是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而且是全体科学界所公认的。例如化学中的化学公式,原子量,各种定律,以及物理、算学中的种种公式定律,都是确确切切的,所以自然科学也叫做确切科学。但是哲学、文学、艺术等就完全不同,既不能用数字来称量,来比较,也没有公认的标准。科学家对于它们虽未尝没有欣赏的兴趣,然而总觉得这些都不是找求真理的场所。而且近年以来,宗教、哲学、文学、艺术等大有借重及乞灵于科学的情况,例如罗索用算理来充实空虚的哲学;音乐、绘画则乞灵于声学、光学、化学以改良乐器和颜料;宗教亦乞灵于建筑师去建筑宏伟的教堂,用电光乐器去庄严它的内部;文学家和新闻记者则乞灵于自动排字机、打字机、照相机、电报、电话、电影、无线电广播、无线电传真等工具。所谓「科学万能」已成为人类公认的事实,而不是科学家的自傲语。
  科学家既掌握了这许多法宝,许多神通,当然不会对宗教的木偶屈膝。佛教是宗教之一,当然也不是例外。那么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的我,又怎么会研究起佛经来呢?原因是这样的:我有一位研究佛学数十年的叔父,在我大学毕业之后,问起我对于宇宙人生的真理有没有兴趣。我想,我学的就是宇宙间的真理,难道他老夫子也懂得科学吗?我就回答:「很有兴趣。」接着还反问他:「应当向什么地方去求?」他回答道:「应该向佛经中求。」我说:「宗教不过是止小儿啼的,画饼怎能充饥?我是绝对不看佛经的。」他就为我指出:「你的执见太深。你常说科学家注重客观而不注重主观,那正和佛教的破我执相同。现在你有了这一执着,学问怎能长进?由此看来,你的科学学识,也不见得透彻。」我被他这一顿训斥,自觉惭愧,只得答应有空时就去研究。后来他就拿一本「佛学大纲」(谢蒙着,中华书局出版)给我读。他说:「你对于佛学太不明白,且先看一看佛教的轮廓,然后再看内容吧。」他又指出:「在看书之前,第一个条件,先要胸无成见,不作宗教观,不作哲学观,不作科学观,应彻底的客观。」我以为这几句话是任何科学工作者所不能否认的,所以就诚恳地接受下来,阅读了一遍。读完这本书以后的印象是:甲、佛教不是专重信仰不讲理论的宗教,乙、佛教的内容之丰富,不减于我所学的各种科学,丙、佛教中种种神话在没有证明其可能或不可能之前,暂时应不置可否,且待看了经论再说。
   四、佛经的文字和外表
  我读了「佛学大纲」之后,虽没有引起我的信仰,却引起了我看经的兴趣。我问叔父:「佛经那一本最好?」他说:「你所知障重,应先看“楞严经”。」我接着问:「什么叫做“所知障”?知识越丰富越好,为什么说它是障碍?」他说:「你先入的科学知识,塞在门口,便吸收不进科学以外的知识,所以叫做障。如果不执着各种的先入之见,再看佛经,就没有所知障了。」我想这也是对的,因为爱因斯坦假使不把牛顿的旧知见扫除,怎能发明相对论,去修改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叔父给我看的「楞严经」是一部明朝真鉴法师着的正脉疏。关于佛经的内容且不论,我先从皮相上考察佛经的文字组织,就发现了左列的几个特点,这使我很为惊异。
   甲、六种证信序
  所谓六种证信序,就是:信、闻、时、主、处、众,六个要素,例如「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这里「如是」是表示「信」,「我闻」是表示「闻」,「一时」是表示「时」,佛是「主」,在舍卫国是「处」,与大比丘众是「众」。不单是「楞严经」的开头是具备这六个要素,其他佛经,除了节录和初译的几部外,都是一律如此。在别人看来,也许没有什么感想,但在我写惯科学报告文章的人看来,却不啻是一个奇迹。为什么呢?凡是写科学实验报告,必须将实验的主持人、同伴人、时间、地点、实验的目标,和所用的仪器材料一一开明,然后再写实验的本文。这至少表示说话不是随便,而是有可查考的。除了科学文字以外,如法庭的起诉书、判决书,我认为也是科学化的,譬如一个杀人案子,起诉书上一定把主犯、被害者、时间、地点、见证人、告发人,开列明白,不能丝毫含糊。结集佛经的人为了要郑重其事,取信

116
<< < 1 2 3 4 5 6 7 > >> 1/8
】 【打印】 【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论佛教与科学 [下一篇]科学与佛学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