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法师简介 | 弘法参访 | 佛法开示 | 诗文选集 | 墨影禅心 | 法缘道谊 | 网上问答 | 法语分享 | 今日偈语 | 如是音频 | 经典介绍 | 法门修证

TOP

印光大师的佛学思想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9-06-06 11:01:18 | 来源:正如法师网 | 浏览:22030次 ]

    

 “摄心念佛”,是念佛方法中的第一法门。大师说:“若能摄心,方可谓真念佛人。”(同上)所以,当有人请问大师念佛是否有“秘诀”时,大师直接了当地答到:“都摄六根,为念佛秘诀。”(同上)除掌握这个念佛“秘诀”外,当然,还必须(一)严持净戒;(二)发菩提心;(三)具真信愿。戒是念佛的“基址”,菩提心是修道的“主帅”,信 愿行是往生的“前导”。“能如是者,决定往生。”(见《文钞》续编卷下,《净土指要》)

所谓带业往生,就是说,有的人业障深重,虽通过精进念佛,烦恼惑业仍然没有断尽,但临终已到,由于具足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亦蒙佛接引,带业往生。有的人,烦恼惑业完全未断,但也由于具有念佛求生西方的信愿,临终也蒙佛接引,带业往生。关于带业往生,佛经中早有述及。《观无量寿佛经》云:“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即得往生极乐世界。”又说:“(往生者)于莲花中,满十二大劫,莲花方开,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说明了“业”带到西方后的具体处理办法。把“业”带到西方后,还得在莲胎内,念佛消业住满十二大劫(一个大劫相当于十三万四千四百万年),才花开见观音、势至菩萨,并听菩萨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发菩提之心”,精进修行,成就佛果。这种念佛往生西方,在《观无量寿经》里称为“下品下生”。

据《观无量寿经》所述,极乐世界品位有“三级”、“九品”的区别,念佛人生到那“一级”那“一品”都是自己的“修持”的深浅程度而决定。修持深的无疑往生“上品上生”,修持功夫浅的很可能得个“下品下生”。由于极乐世界有“三级”“九品”的不同等级,所以,只要具足信愿念佛,不管罪业轻重,都可以带业往生西方,其道理也就在这里。

大师的“带业往生”说,继承了经中的观点,并给合自己的悟境加以发挥。他认为带业往生的“业”,是指“在此界,尚未有断惑业,名带业。若生西方,则无业可得,非将业带到西方去”。(《菁华录》第10页)也就是说“一得往生,则定慧不期得而得,烦惑不期断而断。”(《文钞》续编卷下《念佛恳辞序》)极乐世界“无有众苦”,就连“恶业”之名也不存在,怎么有实业可得呢?从“权教”上说,确实有“业”带到西方去,并且西方极乐世界有“三级”、“九品”的区别。但是从“实教”上讲,既往生西方,则没有果业高低的差别,也没有实“业”可带。大师谓“带业往生,非将业带到西方去”。

    四、因果为本,重在行持修证

因果为本,重在行持修证,这也是大师佛学思想的又一个重心。他以“因果为本”,念佛往生,推动了他一系列思想的传播。他时常这样教导人们:“因果者,圣人治天下,如来度众生之本也。”(《文选》第159页)他认为,“世出世间圣人”离开因果之理,而谈“治天下”、“度众生”,即等于“缘木而求鱼”,徒劳无益。应该是“笃信实行因果”,才能达到“治天下”、“度众生”的目的。所以,大师认为,深信“因果”诚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力行“因果”,行持修证。

大师认为,国家之所以战争不息,不得太平;人之所以私欲填胸,无恶不作,以至轮回流转,不得解脱,这一切都与不明“因果报应”之理有关。为此,大师围绕着“治天下”、“度众生”这一目的,展开了他的因果报应说。

因果报应是客观存在的因果联系。“有因则必有果,有果则必有因”,一切事物都逃不出这种必然的规律。人们的思想行为也是这样,作这样的因,就必定产生其相应的果。这又称“业报”。“业”是造作的意思,指众生的一切身心运动。由于,造作的“业”,而产生“报”。“报”,是果报、报应。

一切众生在“如是业”“如是报”面前都是平等的,不管是官宦富豪,还是贪民百姓,只要作恶,都会招来恶果,行善就会感来善果,它有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样准确。但是,由于人们所造的“业力”大小不同,因此,就有了“现报”、“生报”、“后报”的先后次第。“现生作善作恶,现生获福获殃,谓之现报。今生作善作恶,来生获福获殃,谓之生报。今生作善作恶,第三生或第四生……或至无量无边劫后,方受福受殃者,谓之后报。”(《菁华录》第114页)所以,今生的修善行恶,有即生受报和来世受报。今生的祸福苦乐,有来于即生的因素,也有前世“业力”之所感招。因果报应,它贯串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而又连结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形成了无始无终的因果报应循还链。然而,除重大的“业力”,称为“定业”的不容易被改变外。人们通过后天的努力,可以改变过去世的“业因”。他说,“愚者可贤,贤者可愚,寿者可夭,夭者可寿,富贵贫贱,及与子孙繁衍、灭绝,一一皆可自作主宰。”(同上,第113页)这也就是“人定者亦可胜天,谓兢业修持,则前因不足恃。是以现因为因,而消灭前因也。”(同上)可见,有人说佛教的因果律,不仅不是宿命论和定命论,而是不折不扣的努力论,是有道理的。

大师认为,佛教的三世因果说,是教人“识因知果”,努力改恶迁善,息灭贪嗔痴,使人“返迷归悟”,“显现本性”,出离轮回六道。它是世出世间圣人“治天下”和“度众生”的根本。为此,《文钞》中处处指明“笃信实行因果”的重要性。但是,大师谈因果与别人又有所不同,他是谈因果为本,而重在行持。

他在《申述因果原理并以事实证明》一文中,谈到某居士问他“挽回劫运之方”时,他说:“此易之事,在明因果之理,而笃行之耳。”明白只是开始,重要的在行动。“若不注重躬行,只期多知多见,必至矜己傲物,排因拔果。”(《文钞》续编卷上,《复无锡学佛社书》)因此,在深信因果的同时,必须着重致力于“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信愿念佛,求生西方”,自行化他,由此“实行而博学,由博学而得宗,如是则决定现生优入圣贤之域,临终即入极乐之邦矣”。(同上)所以,“学佛之人,务必躬行。”(同上,《复邵慧园书》)在“因果”原理的指导下,大师精进行持,以期早日往生西方。身教胜于言传,是大师深信因果,行持修证的最好证明。

    五、主张“儒释无二道”说

佛教与儒家名教是否相通?是否相抵?自佛教传入中国后,一直有所争论。争论的结果,历来有这么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认为,儒释是一致的,可以互补,相得益彰;另一种,是不加分析地认为两者相抵触的,应该取缔佛教。到了近代,这个问题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为了排除这不必要的争辩,大师又重新提出了“儒释无二道”的思想。

大师在《佛川敦本学校序》中说:“儒释二教,其迹似异,其本原同。”又说:“儒释无二道,生佛无二心。”(《文钞》正编《儒释一贯序》)它们目的是完全一致的。为了进一步证明两者之间根本相通,大师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展开论述:

(一)释儒都谈因果报应的道理。《文钞·因果录序》说:“因果者,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众生之大权也。”又说:“因果之理,大发明实维佛经,而儒教经,亦屡宣说。”如,“《书》之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之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莫不皆以因果报应之理示人。”(同上)所以,“不信因果”,“不唯悖佛,亦悖儒经。”(《文钞》正编,《与佛学报馆书》)

(二)释儒同样重视社会伦理道德。大师认为,虽然“伦理道德”出自儒典,但是佛法“亦复具足世间一切善法,举凡伦常修斋之道,固已极力宏阐,亳善弗遗”。(《文钞》正编卷三,《儒释一贯序》)佛教虽然是“出世间法”,但对于一切有利于社会、人民的善法,也“极力宏阐”,诸如“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兄友弟恭,夫倡妇随,随已职分,各尽其义,固与世间圣人所说无异”。(同上)在伦理道德方面,两教所说的道理是相通。

 

236
<< < 1 2 3 4 > >> 3/4
】 【打印】 【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唯识宗概述 [下一篇]在家居士受五戒可以搭缦衣吗?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