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法师简介 | 弘法参访 | 佛法开示 | 诗文选集 | 墨影禅心 | 法缘道谊 | 网上问答 | 法语分享 | 今日偈语 | 如是音频 | 经典介绍 | 法门修证

TOP

包容的人生
[ 录入者:jueye | 时间:2009-06-20 18:23:29 | 来源:正如法师网 | 浏览:110913次 ]

 

包容的人生

(摘录自正如法师《佛遗教经讲解》

经文:“汝等比丘,若有人来,节节支解,当自摄心,无令嗔恨,亦当护口,勿出恶言。若纵恚心,即自妨道,失功德利。

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所以者何?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

当知嗔心,甚于猛火,常当防护,无令得入。劫功德贼,无过嗔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无法自制,嗔犹可恕。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而怀嗔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云中,霹雳起火,非所应也。”

前面讲的“纵五根入五欲”,以及贪吃、贪睡,讲的都是“贪”,现在,这里讲“嗔”。通过学习前面的经文,我们明白了“贪”,的的确确给我们制造了许许多多的烦恼和痛苦。贪,能够“毒死”我们的人格、道德,以及“法身慧命”,使我们堕落,而无法出离生死轮回、成就佛道。嗔的毒害,亦复如此。贪嗔痴,佛法称之为“三毒”。本段经文,佛教导我们:一、被辱不嗔;二、慈悲不嗔;三、佛子无嗔。

    一、被辱不嗔话包容

经文:“汝等比丘,若有人来,节节支解,当自摄心,无令嗔恨,亦当护口,勿出恶言。若纵恚心,即自妨道,失功德利。”

有位学者听《遗教经》,听到这里,突然连连说,“晚了!晚了!完了!完了!”后来,有人问他:“什么晚了?完了!”学者答:“啊!几天前听到这段经文就好了!”“为什么?”“那么,前天上司批评我,我就不会向他发火了!我发火得罪上司。现在,我被解雇了。”这位学者被解雇,丢了工作,全是因为不知道“被辱不嗔”的道理。

嗔,什么叫做嗔?《成唯识论》解释说,嗔,“于苦苦具,憎恚为性;能障无嗔,不安稳性,恶行所依为业”。苦,指痛苦的事;苦具,指造成痛苦的工具,就是造成痛苦的因素。众生面对痛苦,以及面对造成痛苦的因素时,本能自然地生气憎恨。“性”是本质。嗔障碍不嗔,特征是烦躁不安。产生恶的行为,则是嗔的作用。业,是作用之义。

嗔,就是生气、愤怒、憎恨。人们遇到不如意的言行事物的“逆境”时,便有嗔的行为。人们遇到不如意的事的时候都本能地会发脾气,发了脾气,似乎心情舒畅些。现在,这里恰恰相反,是讲当我们受到污辱,面对“逆境”时,要能“不嗔”。这我们称为“被辱不嗔”。

经说:“若有人来,节节支解,当自摄心,无令嗔恨。”在古代,被割去四肢的酷刑,叫“支解”。“节节支解”,就是将活人的身体一块一块地割掉。这是非常残酷、不人道的行为。学佛人是绝对不可以这样作的。

佛告诫我们面对自己的肉体被人一块块割下来时,应当摄住心念,不能有“嗔恨”之念。而且,“亦当护口,勿出恶言”。“恶言”,粗言脏话、伤害他人的言语。恶言如刀似剑,《根本毗奈耶》说:“若人生世中,口常出刀剑,由此恶言故,常斩于自身。”被人“支解”,心里没有嗔恨,口中没有怨言。这是很了不得的境界。

有人说,“这怎么能作到呢?!还是有人作到。《贤愚经》记载,在很久很久以前,波罗奈国的某山林中有位叫羼提婆梨的修行人在修忍辱行。一日,波罗奈国迦梨国王率大臣宫女到林间游玩。宫女们见迦梨王因疲倦睡着了,于是,大家就随意游览,遇见羼提婆梨在打坐,大家就好奇地走过去。迦梨王醒来,发现宫女不见,立刻起身寻找,看见宫女们在不远处围在一起。他走前一看,非常怒火,原来宫女们围着一个修行人,并津津有味地听这个修行人讲话。迦梨王向修行人厉声说:

“你是何人?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此修忍辱。大家都叫我忍辱仙人。”

“你勾引我宫女,还敢称什么忍辱仙人?先割去你的双手,看你还嘴皮硬不硬?”

迦梨王割去仙人双手,问仙人还忍辱吗?

“忍辱无嗔!”

……

迦梨王将羼提“节节支解”,这时,只见羼提仙人“颜色不变,犹称忍辱!”心中没有一点嗔怒,还发誓说:我成佛后,第一个就度你迦梨王。迦梨王,有的地方又翻译为“歌利王”。羼提婆梨,也就是释迦牟尼佛过去生中修忍辱行的一个前身。

“节节支解”被辱无嗔,虽是一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但是,一个修行人,还是做到了。据《金刚经》记述,释迦牟尼在过去生中曾经“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后来,这个修“五百世忍辱”的仙人,终于修成正果,就是释迦牟尼佛。

经文一开头就向我们讲述了被“节节支解”,心无憎恨的被辱不嗔的最为典型的事例。这是被辱中最痛苦的侮辱。凡夫众生,最执著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这个最痛苦的“侮辱”都能够忍受而不嗔,那么面对其他一切逆境的忍受也就没有问题了。

“忍辱仙人”的高难度行为,虽然,我们还不能全做到,也很难理解,但是,在我们的社会里也还是有人被“支解”,“而无嗔恨”,这可是真真实实的。“新闻”常有报道,某人需要骨髓,某人愿捐骨髓;某人割肾救子,某人捐肝救人,等等,这就是被“支解”而心无嗔恨的事例。当然,他们被“支解”时,都是注射了麻醉药,而无苦痛。但是,这种献身的“支解”行为,确实也是非常的了不起。可以看作是被辱不嗔。忍辱仙人被“支解”时,没有注射麻药,而且,是“节节支解,而无嗔恨”,当然,境界要高些。

现在,要大家做忍辱仙人,能做到吗?当然做不到。当然,我们也极力反对以这样的残无人道的手段羞辱人。相信,这种野蛮行为在文明国家里不会再有。但是,在社会在家庭,一些小的被辱事件,诸如被言语伤害,这些还是会有的,在将来漫长的时期内还会发生。为了减少更大的伤害,为了友情,面对这些被辱,我们还是十分需要不嗔。“被辱不嗔”,对我们处在现代文明的每个人来说仍然有意义。

佛说:“若纵恚心,即自妨道,失功德利。”纵,是释放、放纵、放任。恚心,就是嗔恚心,厌恶憎恨之心。如果放任嗔恚,“即自妨道,失功德利”,自然妨碍修道,自然而就丧失了功德利益。

《华严经》说:“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嗔心生起,无数的障碍之门便打开了。《入行论》说:“千劫所积集,供养诸佛等,所有诸善行,一嗔皆能坏。”漫长时间所修积的无量功德,“一嗔”怒火便被你全部烧光了。《增一阿含经》卷十四中,佛陀更告诉我们:“诸佛般涅槃,汝竟不遭遇,皆由嗔恚人。”无始以来,无量无数佛降生又涅槃,而我们竟然没能遇上一位。为什么我们连一尊佛都遇不上呢?原因出奇的简单,那就是因为我们有嗔恚,“皆由嗔恚人”。嗔,让我们遇不上诸佛。嗔,让我们无法闻到佛法,修行成佛。

“嗔”,是不好的,它可以造成兄弟情谊破灭、夫妻感情破碎、朋友义绝、社会毁灭……。但是,说起“被辱不嗔”,人们就联想到这是逆来顺受,让人宰割,助长恶人暴行的消极作法。于是,一说到“被辱不嗔”就觉得不顺耳。其实,平心静气想一想,它在某一层面,在某一辩证中,是有积极意义,是值得提倡的。诸如,爸爸骂我们一句“滚蛋!”我们需要“被辱不嗔”;儿子骂我们一句“你怎么还没死!”我们也要“被辱不嗔”,绝对好的。难道这是逆来顺受、让人宰割?难道我们非要以牙还牙、以嗔还嗔才是积极?被辱不嗔,以慈悲包容,避免激化,然后,想方设法感化对方,营造和睦,这是结果。这就是佛经告诉我们“被辱不嗔”的意义之所在。

说起“被辱不嗔”,人们还会联想到这是“奴化”思想,让施“辱”者,或者是让“统治阶级”权势阶级更加嚣张。说到这里,大家往往忽略了一个重大的关键性问题,那就是佛说“被辱不嗔”,不是叫弱势群体要被辱不嗔,强势群体要多多发嗔;也不是针对某个特定人说的,它是对全体生命体讲的。“人人都要被辱不嗔”,向生命更上层次追求的人更应该“被辱不嗔”,处在社会更高层者更要“被辱不嗔”。

总之,不管是谁,凡是“被辱”,而生“恚心,即自妨道,失功德利。”

    二、慈悲不嗔大包容

上文中,我们感觉到了“被辱不嗔”的积极意义在于:(1)平息嗔怒,化解冲突。(2)让问题在最小的矛盾中结束,使受害的弱者尽可能降低“被辱”伤害程度。(3)以德报怨,营建团结氛围。

如果说“被辱不嗔”是针对弱势而言的,有些任人欺压之嫌,那么,下面这段经文,则是说给社会强势群体听的。经中称强势阶层名“有力大人”。你弱势“被辱不嗔”,我强势“有力不嗔”,你我“忍辱不嗔”,这才是佛经中所说的真正意义的“不嗔”。这个必须特别强调。

佛说:“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所以者何?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有力大人,社会强势群体面对社会弱势群体要忍辱不嗔。社会强势群体面对社会弱势群体能够忍辱不嗔,这些处在社会强势群体的人,也“可名为有力大人”。用佛教的语言,我们可以称他为大丈夫、大乘菩萨。

“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在这一段中,佛一开始便称赞“忍”的功德,是一切苦行所不能比的。什么是忍呢?忍,就是忍辱、忍受。在佛法中,说到“忍”,一般又分为三种,它们是:

(1)生忍:面对来自人事方面的污蔑等,都能忍受,不生嗔恚。

(2)法忍:面对来自自然环境方面的逆境,诸如冷热、风雨等,都能忍受,不生嗔恚。今天华氏零度这么冷的天气,大家忍受寒冷前来听经,这就是“法忍”。

(3)无生法忍:对于诸法无我、本体无生的空理,没有我法执著,是名“无生法忍”。

佛经中,又常常将“忍”与“辱”连用,称忍辱。辱,就是屈辱、委屈。忍,是指能忍的心。辱,是指所忍的事物。忍辱,就是自身受到不如意的人和事时,能忍受而无嗔恚。

我们知道,忍辱,是“六波罗密”之一。“六波罗密”是菩萨成佛必修的六大科目。这“六波罗密”中就有“持戒波罗密”。但是,“六波罗密”中,戒列第二,而忍辱排第三,所以,佛说,忍是“持戒……,所不能及”。原来,在“六波罗密”的排列上是有秩序的,前者意涵小,后者意涵大,前者不能兼后者,而后者则包涵前者。也就是说,能遵守戒的人,不一定能忍辱,但忍辱的人一定能够遵守戒。广义的戒,是指大家共同制定的守则。

苦行也不一定是忍辱,比如说,一种苦行外道专修“长忍饥饿”苦行,这种行为是苦行,初看也有“忍”的成份,但它不能称作忍辱。因为,那种苦行是根本没有必要,那种苦行又不能利己又不能利人,是毫无意义的忍辱。这里,大家要注意了!这一点非常重要!忍的目的,是建立在自利利他的意义上。菩萨忍的意义是以利人为先决条件。没有实质意义的忍,是不能够称为“忍辱行”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有些苦行就不一定是忍。然而,能忍辱者,必定具备苦行因素。所以,佛说,忍辱是“苦行,所不能及”。

“忍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的另一层意思是,修学忍辱要比“持戒”、“苦行”难!譬如说,遵守不杀人戒,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一辈子都能遵守,但是,要大家一辈子都不生气、不发脾气,这就难了!

甲乙两人正在赶路,甲问乙:

“先生!你去哪里?”

“我去学百忍。”

大概过了5分钟,这个人又问他:“先生!你刚才说去干吗?”

“去学百忍!”

“你说什么?”

这个学“百忍”的先生火起来,大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罗嗦?”

“你学百忍,我才问你三次,你就忍不住发火了!”

忍,真是不容易学,嗔心也是不容易制伏。“嗔心”是“与生俱来”。为什么我们不能忍呢?为什么我们不喜欢忍呢?其中有一个原因便是,能忍者,往往自己,尤其是被他人看成是“懦夫”、缩头乌龟、没有出息。所以,人们谈大丈夫时,都以“刚”而形容。刚者刚烈不屈。又一个原因,是怕人得寸进尺,骑到头上来,于是要发怒威。结果是人越火事越糟。凡夫俗子,视“忍”为消极,视“忍”为“懦夫”。

郭先生跟赖先生因“鸡毛蒜皮”事争吵,郭先生想起“忍”字,便强压住无明火,忍让回家。郭太太见到,说,“你这个缩头乌龟、窝囊废物,就这样输了?”郭先生一听,心中压住的怒火又燃烧起来,拿起木棍冲出去,因太猛摔倒,木根正插中心脏,当场一命呜呼,成了真正的“窝囊废物”。像这种事很多。

经文说:“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读了这句法语,我们理解了“忍”不是“懦夫”,也不是“缩头乌龟”,而是“有力大人”。没有力量的人,或缺少力量的人还作不到“忍”呢!能忍者,是大人物也!小人物是没有这种气度的。韩信跨下之辱,韩信是英雄,才有这个气概。一般人是不会理解的。什么是“大人”?大人,我们一般指成年人。但是,古代做官的也叫大人,父母师长也称大人。本经所讲的“大人”,是一群自利利他之人,在佛经中称为大乘菩萨。在佛经中有时也称大丈夫。

 “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这是确确实实的,在佛教中,这例子有许多,大家也知道一些,这里就不多讲了。中国的古德先贤也都明白“能行忍者,名有力大人”的道理。诸如,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受尽吴王种种侮辱,忍辱负重,最终击败吴王,重登王位。中国当代名人邓小平先生历尽批斗等种种侮辱,三落三起,最终实现了他的济世悲願,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能忍者,乃大丈夫也。

忍,又作忍耐解释,引申为耐力、持久、安心、坚守等。从这方面讲,我们发现,忍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太实在了太充满积极了。有个年青人今天学医学,感觉很“苦”,明天便改学工程学;学工程学,感觉很“累”,后天又改学经济学,改来改去,变来变去,不能一门深入,无法持之以恒,最终什么都没学成。这就是没有忍耐力。老师鼓励学生好好安心读眼科,经过旷日持久的努力,必有成就。这里的“好好安心”、“旷日持久”就是表现“忍耐力”。只要你坚守工作岗位,做好本份工作,都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坚守岗位,做好本份工作,说的也是一种忍耐力。学习也好,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我们都需要一份“忍”的精神。

忍,又解释为“忍让”。忍,又解释为“包容”。这个“忍”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真是太需要了。忍让、包容,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一种精神素养,也是社会精神文明的主要构成部份。家庭成员之间有了包容,和睦幸福;人与人有了包容,和谐社会;国与国有了包容,世界和平。

经文接着说:“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甘露”,世间上没有,本是天上物,是天人享用的饮料。相传,古往今来,非天等众,如阿修罗,为夺取甘露,品尝美味,经常率阿修罗众与天人打战。这也是因贪而嗔,也是不值得效法的。阿修罗也好,天人也好,还是有烦恼,仍是六道轮回中。

甘露,梵语阿密哩多,意译天酒、不死液、不死药、不死。《吠陀》书中记载:“甘露为诸神常饮之物。饮之可不老不死。其味如蜜,故称甘露。”它有青黄赤白四种颜色。在《注维摩经》中,罗什介绍了甘露,还谈到甘露的制造过程。他说:“诸天以种种名药著海中,以宝山磨之,令成甘露。食之得仙,名不死药。”非常名贵。

甘露,后来被引进到佛教中,常用以譬喻如来的教法。如《法华经·药草喻品》中说:“我为世尊,无能及者。安隐众生,故现于世。为大众说,甘露净法。其法一味,解脱涅槃。”

甘露,又常譬喻为涅槃。如果形容涅槃的出入口时,则称“甘露门”,《法华经·化城喻品》中说:“能开甘露门,广度于一切。”如果形容涅槃的城池时,则称“甘露城”,《大智度论》卷三:“信、戒、捨、定、慧等诸功德……,能到甘露城。”如果形容涅槃的境界时,则称“甘露界”,《集异论》卷二说:“身证甘露界,无漏不思议。”如果形容佛法音声时,又称“甘露鼓”,《中阿含经》卷五十六说:“我至波罗奈,击妙甘露鼓,转无上法轮,世所未曾转。”如果形容烦恼生死灭尽,涅槃证得时,又称“甘露灭”,等等,总之,甘露乃褒义之词语。

“忍辱”是好,但是,一般人都不愿意忍辱,就是忍辱了,也是勉勉强强的,内心很痛苦,这种忍辱就是“痛苦的忍辱”。现在,佛说“欢喜忍受”,这境界就“高”了。

忍辱是好,但是,忍辱得勉勉强强,逆来顺受,怒气没有发泄掉,憋在心中,也是不好的。所谓不好是指憋住怒气,久而生病。现在,佛说“欢喜忍受”,就不存在所谓的“憋气生病”的问题了。

“欢喜忍受”的“欢喜”二字非常重要。“欢喜”是一种开心承受,没有压抑,自然而然的承受。这里告诉我们,修行忍辱,不是忍辱时,心有痛苦,痛苦地忍辱,而是欢喜忍辱。忍辱时,心中充满欢喜快乐。弥勒菩萨就是“欢喜忍辱”的代表性人物。佛门中把他老人家满脸微笑、大肚便便的尊容供奉在佛寺中第一道殿堂内让人瞻仰,就是宣扬这种满心欢喜容忍“天下难容之事”。这就是菩萨“忍辱波罗密”的形象写真,这等人物称作“如饮甘露者”,名为“入道智慧人”。

能忍,就如同喝了甘露饮料,能长生。有个小和尚到寺院周边东西南北山头找各种药草又煮又熬,十年如一日。有位游方禅师看到,问他,

“你这是干什么?”

答:“我炼长生不死药!”

禅师说:“你好好修学忍辱,能长生不死。经云:‘能忍者,如饮甘露!’”长生不死药哪里找?长生不死药就在忍辱之中。

真正能忍、能包容的人,心平气和,胸怀广阔,心情开朗愉快,有利自然身体健康,寿命延长。有人说,你总是对人忍让,就像乌龟。“是的!我是乌龟,我是千年乌龟。”千年乌龟,为什么那样长寿,就是因为能容忍、能包容。你动乌龟一下,乌龟便向你缩头忍让。这就是乌龟之所以能活“千年”的秘诀。看样子,人生在世想长寿,真得要有点乌龟缩头精神。

如果,“不能欢喜忍受恶骂”等种种污辱“之毒”害,不能将“忍受恶骂之毒”当作“甘露”来喝,那么,这个不能忍辱、容易激动、动辄发火、憎恨心重的人,必定多病短命。现代医学证明,人生气时,体内可产生和毒蛇毒液非常接近的,甚至更厉害的毒素。研究还表明,人的许多疾病,与“嗔”有密切关联。

据统计,2002年全世界死于新老心血管病是一千五百三十万人,占疾病总死亡的四分之一,是全世界最大的疾病。医学专家说,绝大多数导致心血管病死亡的人都与“生气”有关。有的人生气,心跳加快,血压升高,脸色发红,全身哆嗦;有的人生气,血管阻塞,中风瘫痪;有的人生气,胃疼痛,胃穿孔,胃出血;有的人生气,糖尿病,失眠;有的人生气,产生癌细胞,脑溢血……。

有的人生气,一气之下自杀。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00年全球有80万5000人自杀,平均40秒一人自杀。北京市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公布,2002年中国有28万7000人死于自杀,还有200万人自杀未遂,平均每2分钟有一人自杀,8人自杀未遂。大部份自杀的人,与嗔恚心理有关。所以,说包容,不嗔恚,“如饮甘露”,健康长寿,一点都不假!

“不能欢喜忍受恶骂”等种种污辱“之毒”害的人,也不能“名入道智慧人”。出家入佛道的人称“入道人”。修行人证入佛道也称“入道”。师弟正兴出山三年,造访名山古刹,参访名师,回来见到师兄,说,

“师兄!我入佛道了!”

师兄应答:“恭贺!恭贺!”

过了三分钟,师兄突然对师弟说:“你出山前,对师父说,要小心我。这是什么意思?!”

师弟一听,火气冒起,说:“我没有说!是谁说的。”

师兄说:“嗔心这般大,哪是入佛道?”因为入佛道的人,是没有嗔恚心。

有智慧的人,也是没有嗔恚。因此,想显示自己有智慧的人们,千万要注意“忍”“让”啦!这是对自称智慧人的人当头一棒。某教授在台上讲课,听众个个称赞教授博学,义理精湛,智慧非凡,学者风范。突然,教授激动起来,大发雷霆,顿时令刚才称赞的听众连连摇头:“没有修养!”嗔心一起,思维便乱,思维错乱,语无伦次。当然,智慧、忍辱,在佛教中来说,还是菩萨所要努力修行的课题。

“所以者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嗔恚生起,这便可能发生骂人、打人、杀人等等恶件事故。所以,嗔恚破坏一切善法。

脾气暴躁,动辄生气,心怀憎恨,心狠手辣,“生恶法、破善法”,当然,也大大损害本人的形象。如果,是女的脾气坏、憎恨重、心狠毒,人们便骂她是“母老虎”“母夜叉”,不可能称她是“观音菩萨”。如果,是男的脾气坏、憎恨重、心狠毒,人们一定叫他“凶神”“罗刹”,绝不可能称他是“弥勒菩萨”。

嗔恚者,今世“名闻”不好,“人不喜见”,谁喜欢见到“母老虎”?谁欢喜撞上“凶神”“罗刹”?嗔恚心重的人,脸就像“凶神”“罗刹”。要想美容、化妆,首先除去嗔恚心。否则,不管你如何化妆?嗔恚心起,再美丽的少女也变成“母夜叉”。

嗔恚者,今世“名闻”不好,“人不喜见”,就是下一辈的“来生”,人也“不喜见”。甚者,来生便堕落“三恶道”受苦。《梁皇忏》序中说到,郗氏因嗔恨,而堕落蟒蛇之身。《地持经》中说,“多嗔恚者,死当堕泥犁。”泥犁,是地狱的梵语音译。

古今中外,多少英雄豪杰,帝王将相,因为嗔恚,而国破家亡,身败名裂,千夫指责,万秋唾骂。发泄愤怒,可能有一点快感,但是,它所造成的恶果,甚至无法估量。

奉劝人人,莫仗一时之强,兴一时之怒,舒一时之气,而造下无法挽回的苦痛。

    三、佛子无嗔真包容

经文:“当知嗔心,甚于猛火,常当防护,无令得入。劫功德贼,无过嗔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无法自制,嗔犹可恕。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而怀嗔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云中,霹雳起火,非所应也。”

学习上面的经文,我们完全理解“嗔心”就犹如霹雳“猛火”,所以,比喻生气、暴躁、愤怒时,人们常用“发火”、“火暴”、“怒火”等。大家都看过人生气的模样,也都应该有生气的经历,人生气时,全身发热,脸色通红,眼睛也要鼓起来,宛如“火球”。

“嗔火”一起,则要“烧毁”东西。它“烧毁”和谐、快乐、幸福的生活。它“烧毁”繁荣、进步、和平的社会。佛经记载,一天,有一位婆罗门气冲冲地跑到佛的住所,辱骂佛,并以刁难的口气问佛陀两个问题。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人想要生活安详,应该杀死什么?”他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人想要生活幸福,应该杀死什么?”佛陀回答:“想要生活安详、幸福,应该去除愤怒。”

“嗔心”如“火”,烧毁安详,烧毁幸福,烧毁他人也烧毁自己。“嗔犹如“猛火”,“甚于猛火”,纽约下城巍巍的两栋110层的世贸大楼,怎么会一下化为灰烬呢?大家都说“被火烧毁的”。“被什么火烧毁的?”“是被恐怖分子的嗔火烧毁的。”这嗔火一起,发射原子弹的按钮一按,原子弹爆炸,这个地球就毁灭了。大家能够领悟这“嗔心”“甚于猛火”了。

为此,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常当防护”,时时刻刻严加防备和保护。防备什么?防备嗔恚心生起。保护什么?保护这个心不要受嗔恚污染,让嗔恚远离这个心,“无令得入”。

嗔恚,是从我们的心中生起来的,应该是“无令生出”,不要令嗔恚生出来,这里怎么用“无令得入”呢?原来我们的心原本是清净的,与诸佛心本无差别,只因迷惑颠倒才有了嗔恚。现在,我们要消除嗔恚,不能让它再来染污我们的心。因此,“无令得入”。再者,众生嗔恚的生起,一般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嗔恚的生起,一般都是受到外来刺激而发生的,所以,强调“无令得入”。作到“无令得入”,其中一点就是我们远离“生嗔”的环境,当然,大乘人则可处于“生嗔”的环境中而不嗔,还能够?嗔恚即慈悲?,当下转化,当然,这境界是高了。

“劫功德贼,无过嗔恚。”我们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地积集起来的种种功德,但是,就这么一下子便失去了。怎么种种功德就这么一下子失去了呢?这是因为嗔恚的原故。而且,没有第二样的东西能够像嗔恚那样,一下子就令人们的种种功德失去。没有什么东西比嗔恚的杀伤力还大。诚然,“嗔恚,其咎最深;三毒之中,无重此者;九十八使中,此为最坚;诸心病中,第一难治。”(《大智度论》卷十四)

“白衣受欲,非行道人,无法自制,嗔犹可恕。”古印度俗人,一般崇尚穿白色服装,后来佛教便常以白衣称一般俗人。《涅槃经疏》卷十四说:“西域俗尚穿白,故曰白衣。”世俗人生活在欲的环境中,有种种贪欲,“非行道人”,他们不是修道人。世俗人生气、愤怒、憎恨,自己没有办法制止,“嗔犹可恕”。他们不明白嗔恚危害,犯了嗔恚,还情有可原谅的。

“出家行道无欲之人”就不同了,就不能心“怀嗔恚”了。佛陀说来说去,话音一转说到自己来了,说第一人称,首先自己不嗔。出家行道之人,本来是没有私利,没有人我是非之人。既然是“无欲之人”,而心中又有嗔恚,实在是不应该的。所以言:“甚不可也!”

一天,我们三四位在谈佛法,突然游先生问:“你们出家人不争吵发脾气?”“出家人不争吵发脾气。”林老居士马上插话。在林老居士认为,出家人境界都很高,是不会争吵发脾气的。据我了解,不只林老居士这样认为,有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看法。他们都将出家人同不争吵发脾气“不嗔”划上了等号。就看这一点,我们感觉身为“出家人”是多么光荣!当然,也有人感觉压力很重。从另一方面,也可看出,人们将不争吵、不发脾气,看作是高尚的涵养。

经云:“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而怀嗔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云中,霹雳起火,非所应也。”出家行道之人,断恶修善,如果还有嗔恚,是万可不可以的。清冷云中,寒冷严冬,“霹雳起火”,发生雷电,“非所应也”,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清冷,是清净、冷静,指出家行道之人断邪念,除恶行,追求清净。既然断邪念,除恶行,追求清净,就不应有嗔恚。

“清冷云中”的修道人,也的确这样。在中国“破四旧”时期,一群“破四旧”干部要想修理、批斗兴庆寺智参上人。一天,他们冲进兴庆寺,对智参上人说:“今后不准穿僧装。”

智参上人回应:“嗯。”

“今后,不准念经!”

“噢!”

“今后,要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

“…”

“戒牒拿出来烧掉!”

智参上人心平气和说:“今后,不准出家,不准念经,戒牒烧不烧掉都没有用处!”

“说的也是。”那些干部自言自语。他们问话几个钟,始终找不到借口智参上人,只好罢休,灰溜溜地走了。这便是“清冷云中”,那能“霹雳起火”的一个事例。

“出家行道无欲之人”,还有嗔恚,起霹雳大火,是不应该的。学佛人,自称佛的弟子。佛子以慈悲为怀,修行忍辱,永断嗔恚。若生嗔恚,也是不应该。然而,真正要修好忍辱行,按高标准要求,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作到的。

在佛子中,修行忍辱,最彻底最圆满的当推菩萨们。菩萨以修行忍辱,为达到成佛的六大必修课目之一,这是我们佛教徒都知道。那么,修行忍辱的代表人物菩萨,他们是如何看待忍辱呢?我们也应该了解。从《大智度论·羼提婆罗密义》中,我们了解到菩萨修行忍辱的理念与其具体行为,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菩萨思维,诸佛菩萨以慈悲为本。嗔恚是没有慈悲的表现,没有慈悲就称不上叫诸佛菩萨。

(2)菩萨认为,过去无量诸佛行菩萨道时,修行种种忍辱。“我今求学佛道,当如诸佛法”。“能修忍辱,慈悲易得。得慈悲者,则至佛道。”

(3)菩萨视众生犹如父母兄弟,所以,“不应恶心,而怀嗔害”。菩萨爱众生犹如父母爱子女。众生幼子“或时骂詈、打掷、不敬不畏(父母),其父愍其愚小,爱之愈至。虽有过罪不嗔不恚”。

(4)菩萨理解众生,犹如父母理解子女。众生多忧少乐,今来嗔怒以为欢乐,菩萨认为“此乐难得”,所以,任由众生嗔恚。为何?菩萨发心就是要使众生得到欢乐。

(5)一切众生都是未来诸佛,我嗔怒众生便是嗔怒诸佛。嗔怒诸佛,即是嗔怒自己。

(6)众生嗔怒我,譬如债主讨债。现在债主前来嗔恚讨债,我“应当欢喜偿债,不可嗔也”。

(7)“诸烦恼中,嗔为最重。不善报中,嗔报最大。”嗔能“吞灭诸善,毒害一切”。“若我不忍,今世心悔;后入地狱,受苦无量。”

有什么可以嗔恚的呢?一起嗔恚,地狱门开,善法灭亡。所以“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嗔恚,名利刀剑,菩萨见嗔,如避诛戳。”(《楞严经》)“大悲是一切诸佛菩萨功德之根本,是般若波罗密之母,诸佛之祖母。”(《网明菩萨经》)众生,若修慈悲,远离嗔恚,则有种种功德利益,详见于诸经论中,这里就不一一介绍。

 

263
】 【打印】 【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贪睡令一生空过 [下一篇]戒骄慢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