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五级定心护法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12
威望: 0 点
金钱: 274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06-12-11
最后登录: 2017-11-30
楼主  发表于: 23天前

 高僧圆泽偈语应如何解?佛学院讲师这样说

文/常海法师
编者按:传说唐李源与僧圆泽友善,同游三峡,见妇人引汲,圆泽曰:“其中孕妇姓王者,是某托身之所。”更约十二年后中秋月夜,相会于杭州天竺寺外。是夕,僧圆泽果殁,而孕妇产。及期,李源赴约,闻牧童歌《竹枝词》:“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李源因知牧童即圆泽之后身。这段唐朝时期高僧圆泽与贵族李源交相投趣、转生轮回、谈经论道、赏风吟月的故事,在佛教的历史传说和口耳相承中俞传俞广、津津乐道,几乎成为佛教论述因果报应、三世轮回思想理论的有力佐证。然而,高僧圆泽吟诵的偈语亦或诗歌当中,却也潜藏着些许可能被世人误会、揶揄、甚至批评的某些“混沌因子”。闽南佛学院讲师常海法师就这些“混沌因子”背后的深层含义作出了一种合乎理性、顺应逻辑的解读。凤凰佛教编发常海法师文章如下:


 杭州三生石(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常海法师供图)

圆泽与李源三生石上旧精魂:最感人轮回故事。(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圆泽与李源二人的一世相交、二世约见、一诺千金、隔世不昧的神奇故事,既散见于各种佛教的文献和史料当中(虽然佛教文献当中有关记载,有的甚至就连人名也都存在很大的出入,有的叙事结构也没有时下流各种传版本那么详细),也详尽地书写在当今最为流行的互联网和自媒体中。之所以历代史书、佛教文人、檀越居士都曾饱含深情、不惜笔墨、不烦其厌的传扬二人"湫兮如风、凄兮如雨“的生死故事,大约是因为这种超越一期生命、隔世坚守信诺的个案契合了中国人民对于生命永恒的期盼和对友情的极度珍视,从而引发了人们对”前世今生、无尽缠绵“的幽思共鸣。仅从从圆泽与李源别离、聚首、再别离时吟诵的三首引发误解的偈语梳理入手。
一、四十年来体性空 多于诗酒乐心中 今朝别却故人去 日后相逢下竺峰
二、三生石上旧精魂 赏月吟风莫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 此身虽异性长存
三、身前身后两茫茫 欲话因缘恐断肠 吴越山川寻已遍 却回烟棹上瞿塘
误会之一:  第一句偈语或诗句中“多于诗酒乐心中”的“酒”,早已成为不信宗教人士和了解一点佛教戒律常识者的嘲讽对象。因为古老的佛教戒律当中对于“酒”的限制确实完全超越了生命的价值境域;而且中国文化与社会大众对佛教僧侣与酒的相遇,也历史性的形成了约定俗成、人人了然的观感或定见。“酒”与“乐”一旦有形的与僧侣遭遇,无论你是主动的选择或是被动的接纳,都会在世俗的眼光和叩问中变成一剂伤害佛教信仰的毒药。尽管高僧圆泽已在这句偈语的前面缀连了一句带有定性般的前提——四十年来体性空。
然而“体性空”的佛教术语真的能够成为阻挡世人讥讽佛教的无敌盾牌吗?何况很多有心诋毁、非议、辟佛的人们未必能够通盘理解和诠释四句全诗所蕴涵的“辩证统一”与“否定肯定”之间的互动与转换的升华关系。中国自古不是就有疯癫济公的多重议论和狗肉和尚的戏谑之语;以及置喙、淫评、抨击诗僧苏曼殊大师出入舞榭歌台、流连酒肆茶楼的泛化言论吗?而佛教界对此的回护与辩解也只能是集中在“圣人”、“超越”、以及“济癫”等很难进行客观“量化”的词语上。
由此看来,我们对于第一句中的有关可能引起后人误解语句的最佳解释只能是诉诸于它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传说、故事中的故事,而非客观中的客观、事实中的事实。从而才有可能彻底化解、良好消融、有力解构有关语句无形当中给予佛教带来的某种困惑与无解方程。
误会之二:  第二句中的“惭愧情人远相访”的“情人,”也是普遍引起世人误解佛教的一个关键词汇。
“情人”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当中是这样解释的:情人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qíng rén,指感情深厚的友人;也指恋人情侣,同爱人;如今多比喻等同于恋人或情侣却无法予以正式名分或承诺的人。
虽然我们可以从上述的诠解中能够知道“情人”一词有着“广义与狭义”的不同区别,但是古今中外在当今使用“情人”一词时,基本上均会集体无意识地忘却上述词语的广义意涵,而会特意缩小“情人”一词原本拥有无限外延的殊广胜义。《乐府诗集·清商曲辞一·子夜四时歌秋歌二》中不是有:“情人不还卧,冶游步明月。”以及赵令畤《商调蝶恋花·莺莺传》中的“花动拂墙红萼坠,分明疑是情人至。”等都是古代诗人从个人情感出发主动定义“情人”的词义。至于西方国家和社会更是从中逐渐演绎出盛大的“情人节”,中国当代不也是风行草偃、从化无违、海内宗之、翕然成风般的过上“玫瑰情人”的节日了吗?由此可见,这一极易引发世人不断进行狭隘联想的中性词汇,但凡与追求绝世理想、断绝欲望、止息烦恼的佛教扯上哪怕一丝的关联,就不可避免、治丝益棼般地变成部分人士攻讦、质疑、恶搞佛教的有效噱头。这样看来,流行中的某些佛教偈语和历代高僧的超迈行谊有时也难免会给佛教平添些许世人难以企及、曲解成风的无尽困顿……。
也许有人会说,你所谓的上述二种误会说法只是杞人忧天、无的放矢。高僧圆泽的转生故事不是留传了一千多年了吗?怎么可能会在千年之后的当代引发世人无情的诟病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