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二级念心护法
UID: 6963
精华: 0
发帖: 100
威望: 0 点
金钱: 16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14-05-08
最后登录: 2017-10-19
楼主  发表于: 2016-03-27 13:09

 天上人间 似锦年华

天上人间 似锦年华
天上人间


似锦年华,恣意攀折,--这段教义乃是佛陀驻锡在舍卫国时所说,是关于一个名叫尊夫女的女人的事。这事是在三十三天上开始发生的。

        据说,那天上有一位天子,叫做佩花环天。他带了一千名天女到他的乐苑里去游玩。其中五百名天女飞升到树上将花丢下来,另外五百名天女就把丢下来的花拾起来,用以严饰那天众。其中有一名天女,在枝头忽然像灯焰一样地消失了。

        接著,她在舍卫国一家高种姓的家庭里受生。她一生下来,便能记得前生之事,就自语道:「我是佩花环天的妻子。」她就用香、花之类供佛及僧,祈求来世能和她的前夫再相聚。她十六岁的时候,嫁给另一户人家,但她仍继续每半月斋僧一次,并以券食(ticket food)用为布施,并说道:「愿以此功德回向,来生再与我夫相聚。」

        于是大众比丘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尊夫女。他们说:「她旰食夕劳,唯一眷恋的便是她的丈夫。」

        尊夫女经常不断地照顾著僧众所坐的殿堂。她拿来干净的饮水,又铺上坐垫。别的人想布施券食和其他斋品的时候,也都拿到她这里来,说道:「夫人,请将这些调理一下用以斋僧。」她照这样子往返奔走,就将五十六种功德,一时具足了。

        接著她有了身孕,满了十个月,产下一子。到这儿子会走路时,又生了一个,直到她有了四个儿子。

        有一天,她布施斋僧已毕,听了佛法,如法持戒,在傍晚时分,忽然得了急病去世,就像将手臂往上举起般地快速,一瞬间便在她前生的丈夫前再生了。

    在这期间,其他的天女们仍在继续为佩花环天严身。

    佩花环天问:「从今天早起,一直都没看见妳,你到哪儿去了?」

    「我物化了,大人。」

    「你这是当真吗?」

    「确实如此,大人。」

    「妳在哪里降生?」

    「在舍卫国一户高种姓的家里。」

    「妳在那边多久?」

    「大人,我处母胎始十个月才出生。十六岁时嫁给另一户人家,生了四个儿子。行布施道以及其他功德事业后,我祈求能和您再在一起,于是又再在您身边出生了。」

    「人类的寿命有多长?」

    「仅只一百年。」

    「只有这些吗?」

    「是的,大人。」

    「如果人生下来,寿命只有这么长,那么,这时间他们是在睡眠中毫无打算的度过呢?还是他们也行布施和做其他有功德的事情呢?」

    「才没那回事呢,大人!人类从来不做打算的,他们以为就像他们生来有数不清年代的寿命,永远不老也不死一样。」

    听了这话,佩花环天大大的激动了起来。

    「这样看来,人类生来只有一百年的寿命,而他们还要毫无计算地把时间在睡眠中度过,那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离苦得自在呢?」

    人类的一百年只等于三十三天的一昼夜,如是三十昼夜就是他们的一个月,如是十二个月便是人間的一年,而天人的天龄一千岁,也就是人间的三千六百万年。因此对那位天众来说,人的一生连他们的一天都尚未过完,其中的间隔似乎只有一俄顷。因此,他想:「寿命短促的人类,没有算计是极不合适的。」     

人间的第二天,比丘们走进村子,发现那殿堂没人照管,坐垫没舖设,饮水也没有放好。他们就问道:「尊夫女到哪里去了?」

    「尊者们,你们还怎么能见到她?昨天你们各位大德饭毕离去之后,她在傍晚时分就去世了。」

    比丘们听了,那些尚未见道的,想到她的许多好处,忍不住涕泪滂沱。至于那些已得漏尽的比丘们,也难免深受感动。

    早餐之后,他们回到了寺内,就去问佛陀:「世尊,尊夫女旰食夕劳,广造善业,只为她的丈夫祈求,如今她死了,请问,她在哪里再生?」

    「在她丈夫之处再生,比丘们啊!」

    「可是,世尊,她并没有在她丈夫那里啊!」

    「比丘们啊!她所祈求的不是这个丈夫。她曾有一个丈夫,名叫佩花环天,是三十三天一位天众。她在他以鲜花严身的时候物化了。现在她又回去在他身旁再生。」

    「世尊,真是这样吗?」

    「当然的,比丘们啊。」

    「哎呀!世尊,众生的寿命何其短促!早上她还伺候著我们,到了傍晚,得了一病,她就死了。」

    「比丘们啊!确实是的,」佛陀说:「一切众生的生命真是短促,就像这样子,死魔征服了众生;他们的感官欲乐的享受还未满足,就将他们哭哭啼啼地牵走了。」

    这样说著,他就唱出了下面的一首偈子:

「似锦年华,恣意攀折,五阴炽盛,贪乐无餍。

当此之时,死魔骤临,彼人不觉,终为魔胜。」



(原经文内容)(美国学者华伦氏所翻译为英文的巴利文藏经,顾法严居士汉译)